•  

刚果河边的心灵行走

日期:2016年8月29日 13:19

喜发所女律师前往战乱刚果金与卡比拉政府法律顾问谈判与交流

这次去的是刚果金,一个以战乱和疾病、以贫穷和肮脏为传说内容的国家。尽管有蚊子叮咬、疟原虫充斥全身血液的威胁,天生乐天的我,还是坚信:在世界的那个角落,一定盛开着生命力旺盛的美丽繁花!

 

我不愿拙笔于那漫长的飞行、那些不分白天黑夜的时区跨越,我只想记录下我在那个黑人世界里的感悟,点点滴滴,片片段段,是我在禧发、在中国所不曾涌上心头的东西。

 

一、  落地金沙萨机场

   破落,比我到过的任何一个机场都破落。昏黑,比我到过的任何一个机场都昏黑。

整个机场里没有一个明亮的空间,感觉自己被黑压压的人群包围。领取行李的时候,才看到一个国家的国际机场,仅有一条周长10来米的行李传送带。行李输送的速度慢似蜗牛,很多黑人大汉在行李传送带上跳来跳去,东抢西抢,拥挤、混乱。那一刻,我明白,我进入了另一个“文明”。我并不曾恐惧,只是背着我的电脑包,拖着我的行李箱,在数个黑人持枪警察的所谓检查拦截和完全不懂的语言嘈杂中冲出了机场。

机场外,我的中国朋友接上了我。坐上一个黑人高个子司机驾驶的吉普车,颠簸的公路、杂乱的街道、破败的建筑,我真正踏上了地理书上描述为资源丰富的刚果金国土。

 

二、哼唱中国歌的“晒得黑”

我的大高个子黑人司机,法文名字被大家译为“晒得黑”。也就是这个“晒得黑”,在接我回金沙萨住处的途中,不断播放中国的歌曲,让我刚在机场紧张的神经,慢慢地放松下来。

后来,我知道他开车时候经常会放一些中国歌,其中最喜欢的是李玲玉唱过的《粉红的回忆》,他居然能自己哼唱“夏天夏天悄悄过去,留下小秘密~”。他告诉我,那是一首他感觉相当好的中国歌。

有天早上,我听见他在听中国的经典老歌《穿过你的黑发的我的手》,好象能逐字逐句地唱,但并不知晓歌词的含义。我微笑着,用英文给他解释什么叫黑发,并用手给他展示,什么是“穿过你的黑发”。他也笑,我也笑,不同肤色、不同文化的人,有着相同的对音乐的喜好和热爱生活的微笑。

 

三、那些,向我挥动的黄手心

在去往刚果金前,我从未仔细端详过在中国的黑人的手心。那些手心的颜色,在黑人小孩子向我乞讨的时候、向我挥手的时候,第一次看得真切:黄色,烟头的黄色,似乎不太健康和清洁。

我的吉普车每每在外停留或者遭遇街道堵车,立刻会有大脑瓜大眼睛的黑孩子拥过来,伸手敲着我的车窗户乞讨。中国人一定比他们富裕么?我不很确信。只是那些黄手心,那些眼神,让我觉得惊心。朋友劝我别给他们钱物,因为会有更多的黑孩子蜂拥而至,让我们无法前行。我只能背过脸去,任那些黄手心从我车窗户失望地滑落。

路过的很多地方,黑孩子会友好地向我挥手,他们瞪大眼睛看着我们这些黄种人,貌似物质上幸福过他们的黄种人,并非黑手背黄手心的黄种人······

 

四、棚户区里的童年开心

一个周末去刚果河边,路过了河边的沼泽棚户区,一路所见的“揪心”历历在目,场景和印度电影《贫民窟里的百万富翁》一模一样。偏偏倒倒的各种材质拼凑而成的不足10平米的棚户屋,是全家人的居所。雨后,屋子里的积水漫上小腿,仅有的破烂家什漂浮在黑泥水面。我见着一个大约三四岁的黑孩子,拖着一个大塑料盆,站在沼泽的黑水坑里,一盆一盆地盛水洗澡,从头顶泼至全身。

沼泽里有用整棵树做成的一体独木舟,舟上可以搭载2-3人。黑孩子们一边清理着舟内的积水,一边抬头望着我们冒昧靠近的吉普车。

棚户区里有一个垃圾场,大破卡车拉回的城里垃圾随处可见。那些明显营养不良的大肚子、细四肢的黑孩子,赤裸地滚在垃圾堆里,开心地玩耍着垃圾纸屑与各色瓶子。

童年呵,没有悲伤······

 

五、重庆饭店里的中国女人

在世界的许多地方,都有开拓市场疆土的中国人,对这些事业的勇敢之心,我不再称奇。我只是对曾去过的金沙萨重庆饭店的女老板,记忆颇深。

她肯定不太会法语,并用不太标准的普通话迎来送往。她介绍说,很多外国人也喜欢吃重庆菜,外国男女约会的时候,也会上点儿麻辣味儿。爱情,本是各味均有,未必只有西餐温雅。这家重庆饭店,把“夫妻肺片”的麻辣做到了极致,当然,也有高达几十美金一盆的水煮鱼。

除去对金钱的追寻,我佩服她对家庭维护的奔赴。因为不是每一个女人,都愿意放弃中国国内的舒适生活,去到这样的一个国度,与亲人在一起,与内心的爱在一起。

她好像并不害怕非洲的疟疾蚊,尽管腿上布满反反复复被蚊虫叮咬的痕印,她还是爱美地、风情地穿着她的花哨连衣裙。我喜欢这样的女人:勇敢、爱美、内心简单地知道自己要什么样的幸福。

 

六、“Belle Vue”里的“世界和平”

“Belle Vue”,在法语里的意思是“美丽的家园“,这是我在金沙萨居住的别墅区的名字。它是金沙萨最好的别墅区,是这个国度里的“世外桃源”:干净得几乎不染尘土的小区石板路,粉红色的连排别墅和鹅黄色的独栋别墅,每栋别墅门前都停有高级轿车或吉普车,每栋别墅的木栅栏上都爬满绚烂的生机勃勃的非洲繁花。别墅区由带有铁丝网的高墙包围着,门口和小区里都有黑人持枪保安,曾经有一位来自广东的法语翻译这么形容:“围墙内是第一世界,围墙外是第三世界。”

别墅区是黎巴嫩人开发的,许多国家的外交官员、跨国企业员工、国际红十字会的人员都居住在此。外国人也带来自己的家属和孩子,大家不分国度地和睦共处。每当傍晚夕阳西下的时候,黑种人、黄种人、白种人的孩子都聚在一起玩耍,英文的、法文的、“英嘎拉”(刚果金本地语言)的欢声笑语混成一片。从欧美带来的高科技儿童玩具与非洲的原始木雕玩具,都是这个世界给予孩子们的快乐礼赠。

“Belle Vue”,它确实很美,安宁、祥和、无争。每个晨曦来临的时刻,鸟儿在为你欢歌,你的心儿也在和平净土上共鸣。

 

七、灵魂净土新教国际教堂

每个周日的中午11点,我都会跟随我的朋友去金沙萨的新教国际教堂。教堂里有来自世界各国的教友,每周做礼拜。

我不是基督教徒,但是我喜欢教堂的氛围。我喜欢各国的教友友好地握手认识;我喜欢新朋友加入时候的大声自我介绍;我喜欢只要你愿意,你就可以自愿报名去歌唱那些天籁一样的圣歌。

第一次去教堂的时候,恰逢慈善的牧师让大家用自己国家或者地区的语言大声说出“PEACE”的翻译词。印度人起立说了,美国人起立说了,尼日利亚人起立说了,刚果金人起立说了,中国朋友起立大声说------“In China, it’s‘和平’!”微笑,在这个神圣的殿堂里绽放。

在教堂,大家会为被刚果金东部叛军强暴的67岁老太太祈祷,会为被疾病折磨的孩子祈祷,会为即将到来的欢乐圣诞祈祷------不同肤色的人,聚集在一起,虔诚地为这个世界的“幸”与“不幸”祈祷。

哈里路亚!上帝保佑这个或贫穷、或富饶的国家,上帝保佑这个国家的子民,上帝保佑每颗善良的心!

 

八、我的所得

“去看刚果河”,这是我最远的一次出门,我把它当成了送给自己的生日礼物。我就这样,抱着倔强的内心,不曾害怕地去过了非洲。我没有刻意想过我需要得到什么、我会得到什么,只是在那年那月,我很想去,就去了。

有些人生的经历,或许要等到某年某月某个人生的段落,人豁然开朗了,更有悟道和包容了,忽觉得从前,自己得到了太多太多------

感恩很多人很多事,我到过了非洲。

感恩很多人很多事,为我过去得到、正在得到和未来将要得到的一切。

所属类别: 喜发资讯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